梳棉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梳棉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男子恶意取钱被判无期父亲还钱就行不应判盗窃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 17:22:19 阅读: 来源:梳棉机厂家

新快报12月22日报道 “许霆取款案”在国内引发热议。昨日凌晨3时多,被告人许霆的父亲许彩亮摸黑出发,赶来广州,为的就是参加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专门为此案召开的研讨会。昨日下午,记者在律师事务所里采访了许彩亮。他一脸的风尘仆仆,眼里满布血丝,抵达广州后还没来得及安顿,就来到律师事务所商量儿子的事情。整个采访过程中,许父不断地抽烟,声音沙哑,提到许霆时一度哽咽。

许父:定他盗窃罪,我理解不了

记者:您认为许霆应该被定为盗窃罪吗?

许父:定他盗窃罪,我理解不了,你拿了人家多少钱,把钱找回来就行了,为何还要告人盗窃。

记者:您对案子是怎么想的?

许父:案子很简单,把钱退回去就没事了。我觉得,银行报案是有问题的,找不到许霆还钱,为何不联系他家人呢?如果找到我们,我们一定想办法把钱还了,要是犯盗窃罪,该有破案的过程,他用的是工资卡,身份资料都很清楚。

记者:那笔钱现在你们帮他还了吗?

许父:现在还没还,怎么还呢?罪都判下来了,还判得那么重,要是能把案子翻过来,我一定分文不少地把钱退给银行。

记者:出事后,他有跟您联系吗?

许父:有,他说“我犯了事,这么大的事情你也管不了,我不回来了,我自己来处理。”

记者:您眼中的许霆是个怎样的人?

许父:他可是村里公认的乖孩子。我们家生活很困难,我管孩子管得比较严,他闯了祸就不敢回家,怕挨打,就拿着被子到房顶上去住。

记者:会不会是由于当时贪了小便宜,才导致今天出事?

许父:他一直都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,思想觉悟本来是很高的。他最开始取了钱的时候都跟姓郭的说要交给领导。郭安山说这是银行出错,不关我们事,他才糊涂了。

记者:判下来后,您有什么感觉?

许父:眼看着许霆被定了盗窃罪,我知道没办法了,就跟律师说,你们按照程序办,我等判决。判10年我就上告10年,判15年我就上诉15年。

知名法学家将专题研讨

本周日,全国第四届“法律思维与法律方法论坛”将在华南理工大学举行,记者获悉,会后,“许霆取款案”将被提上议程,与会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、华南理工大学刑法学教授徐松林、民商法副教授关永宏等10多名法学专家将开一个小型的研讨会,集中讨论此案。

据了解,许霆的父亲许彩亮昨日抵达广州,为许霆一案提供材料。云集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、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余兴中等100多名知名法学学者的“法律思维与法律方法论坛”将在华南理工大学召开,会后,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将邀请5名-10名与会专家,专门为“许霆取款案”召开一个研讨会,许彩亮也将旁听。时间初步定于周日下午3时。“许霆取款案”中,被告人被判无期徒刑受到法律界广泛关注,此次研讨会将对此案从法律角度进行集中探讨。

许霆笔录曝光

兰州银屑病专科医院

多按个“零”改变一生

“我从取款机取了大约4万多元的时候,我把这些钱塞到上衣里面,塞呀、塞呀,塞得鼓鼓的,然后用皮带扎好。”

——摘自许霆笔录

仅仅多按了一个“零”,许霆的人生从此改变了。

一个家人朋友眼中的“好孩子”、一个律师眼中的“厚道人”、一个“1.8米,相貌堂堂的帅小伙”,怀揣恶意取款获得的17.5万元走上了流离失所的逃亡之路,“不敢回家,怕连累家人”,最终成为阶下囚。

一路走来,他也曾后悔过、挣扎过,甚至一度想报警、想报告领导,但最终面对“送到眼前的金钱”还是下狠心拿了。其辩护律师的话一针见血:“看到钱能不拿吗?恐怕很多人都过不了这一关。”但为此赔上自己的终身,对于许霆来说是“太沉重了”。

2006年4月21晚10时,23岁的许霆像往常一样来到银行柜员机前面取钱。他穷,卡上只有170元。

据许霆笔录称,“我原本想取100元的,不知怎么的多按了一个‘0’,变成了取1000元,谁知那取款机真的吐出了1000元。我觉得很惊奇。我原来的卡上只有170多元,我查了一下余额,发现没有扣钱。然后,我再按了一次取款1000元,那提款机又吐出了1000元……就这样,我连续使用银行卡,那提款机也不断吐出1000元来。”

“我从取款机取了大约4万多元的时候,郭安山(已因盗窃罪被判刑)走过来找我,看见这个情况,非常惊奇,问我怎么回事,我说我不知道。我把这些钱塞到上衣里面,塞呀、塞呀,然后用皮带扎好,塞得鼓鼓的。”当时,许霆“满脸是汗”。

两人回到宿舍,许霆“掀开衣服,从身上掉下一叠叠的钱”,他们把钱全倒到床上,数了一下有6万多。

许霆在笔录中称,“我和郭安山聊天,治银屑病的专科医院问要不要报案或者是报告公司的领导,郭安山说‘那机器是坏的,不用怕的’。”

据许霆笔录称,“郭安山说再去取,用他的银行卡去取,我叫他不要去了。我说,我这里给你10000元,然后就真的给了郭10000元。但他(郭安山)仍然很激动,要我和他一起去,我便同意了。”

那时大约凌晨1点多,许霆和郭安山都分别再次去提款……这次,他们“忘记取了多少次”。

两人再度作案后,还回到宿舍坐了一会儿,冷静了一下。郭安山说还要回去取,许霆说,“你去吧,我就不去了”。

许霆被抓后,曾万分后悔地说:“开始我有想过要报案或报银行,但郭安山不让我报,还做我的思想工作,后来我就没报了,也没有告诉公司。”就此错过了挽救的机会。

据许霆辩护律师吴义春介绍,取完钱后,许霆一直非常担心,心里琢磨着,银行一定会来追讨的,到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后果?

22日,星期六。许霆照常回到单位值班,他看到高院人来人往,一有人走进警卫室,就“疑神疑鬼”,以为是银行派来的人。结果,当天相安无事。

23日,星期天。本不是许霆值班,但他也回到值班室等候,也是风平浪静地度过。

星期一早上,许霆以为银行不回来追讨那十几万元,便立离开了单位。谁知,银行总部当天下午才接到报告,当银行联系上许霆所在的保安公司时,他已经不辞而别,离开广州。

此后,在逃亡的路上,许霆丢了5万元钱,另外投资10万开网吧也亏了本,最终被法院认定为“潜逃,并将赃款挥霍花光”。今年5月22日,许霆在陕西宝鸡火车站落网。 (本文来源:金羊网-新快报 作者:余亚莲 李斯璐)

JavaScript 三元运算符丨慕课网教程

Android 评分条 RatingBar丨慕课网教程

29 SQL 事务1丨慕课网教程